背景: 字色: 字号: 双击滚屏:
给力文学网 > 匹夫仗剑大河东去 > 第一〇四章  妙哉!

第一〇四章  妙哉!

作者:刀一耕 返回目录

近中午时分,周昂准点儿到了县祝衙门。


打卡,蹭午饭。


身后跟着一辆车,破毡布蒙在车上,叫人看不清装了什么。


周昂带路,陆春生仍旧是把车子赶到了衙门的侧门,从马厩那个方向进了衙门——消息一传过去,三分钟不到,这边车子也就刚停好,周昂一回头,发现所有人全都到了,除他之外的十个官方修行者,一个不落。


周昂一下子就全都明白了。


也不费话了,没必要寒暄什么,把陆春生打发到马厩那边去等着,看看院子里的仆役也都早就被远远地打发开,他直接就揭开了毡布。


硕大一只野猪!


灰白的底子,黑色的斑块,体型一看就精干而不肥硕。有獠牙,还不短,即便已经死了,七窍流血、胸口也是黑乎乎的一团污血,但一眼看过去就叫人知道,这野猪哪怕是没成精,也是大山深处足以跟吊睛白额虎硬撼的存在。


就是俩字:野,悍!


毡布一揭开,大家齐齐地倒吸一口凉气。


片刻之后,就开始乱纷纷地围上来。 https://m.geilwx.com给力文学网


方骏最是着急忙慌,惊叹于这只野猪妖的体型之大、体态之凶悍之余,第一个就抢着过去,扒拉开猪耳朵看了一眼。


这一看,他的眼睛顿时瞪得老大!


周围几个看见的,又是齐齐的倒吸一口凉气!


“乖乖!”


冯善下意识地嘟囔了一声。


除了他之外,看清了猪耳朵后面那三根特殊的毛的人,竟再无人出声。


一时间,明明十几个人站这儿,偏偏气氛说不出沉默与吊诡。


这是一只七品妖怪的妖尸,而且还是一只体型如此硕大、连死了都自带几分凶悍的七品猪妖的妖尸,给它的天敌和对手们,所带来的天然的震撼。


高靖和杜仪也很快就过来看——看清的那一刻,两人也都是无语,高靖下意识地就挺直了脊背,紧紧地抿起了嘴唇,一脸肃然。


片刻后,他抬头看向周昂,那眼睛的光,复杂之极。


惊叹、羡慕、不能置信……等等等等。


最后才是一种询问的感觉。


周昂没等他说出来,笑了笑,道:“巧了!”


又是巧了!


高靖的嘴角抽了抽。


他本就不是那种没有容人之量的上司,周昂不但是他亲自引入县祝衙门的,最近几个月更是频频给他带来惊喜、带来功绩,他对周昂,绝对是信之、服之、宠之、纵之、重之、任之,这个时候,对于再次给自己带来惊喜的这位麾下大将,他当然不会有任何的不满。


只是……他也绝对不会相信“巧了”这种话!


方骏像个傻子一样,过了好大会儿才回过神来,深吸一口气,却是忽然扭头看着周昂,道:“七品的这个……这大家伙……杀的时候什么感觉?”


“什么什么感觉?没感觉呀!”


“是不是……是不是……我是说……就好比你把一个小娘们摁那儿,特别好看,特别媚的那种,剥光了,摁那儿,你就啪啪的……是吧?到最后,那一下……对不对?是不是那种感觉?”


周昂无语。


众人皆笑。


大家这一笑,气氛渐渐就缓和过来了。


震惊虽则还是震惊,但初见之下的那种震撼的感觉,毕竟还是被冲淡了——毕竟大家都是官方修行者,妖尸见的是真不少。


但方骏见众人笑,反而着急了,“你们笑什么呀!我说的是真的?这……七品呀!这么大个儿,这得多厉害你们知道吗?”


“不对,你们知道的呀!这是入他娘的七品的大猪啊!”


这下子没人笑了。


方骏这种震撼的感觉,众人又何尝没有呢?


妖怪妖尸都是见惯了是不假,就算是新进如陈翻陆进,此前也跟着见识到了众人击杀狼妖的过程,就算是比较废如卫慈,没什么本事亲自动手击杀妖怪,可妖尸也见过至少几十了,再说了,前不久周昂刚用这同样的一辆车拉来过一只熊,大家也都是见过的——当时也是都震撼的不行了!


然而,野猪,獠牙,强壮,凶悍,最关键的是,七品!


当这些元素凑到一起,饶是见惯了妖怪凶悍的他们,也是不由得不瞠目,不由得不震撼。


这个时候,近乎总结一般,杜仪道:“如此凶悍的妖怪,也就是子修敢独自当之,也能独力杀之了!”


众人皆下意识地随着颌首。


被杜仪这么夸,周昂反倒略有点不好意思,道:“这个真的是……”


憋了半天,他还是那俩字,“巧了!”


没人信他!


大家都呵呵一笑就罢。


当然,大家都不知道的是,面对大家此刻的震惊、赞叹、不能置信,等等诸般情绪,周昂是真的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。


因为对他来说,当时杀死这只猪妖,是真的太轻松了!


如果没有后续的逃亡,单纯只说杀死这猪妖的过程,可能比屠户杀猪还要来的更加简单、更加从容。


但偏偏,他知道的,这个话绝对不能说!


独力杀死一只一看就凶悍的七品猪妖也就罢了,你还非得说杀的很轻松……这不是摆明了装逼显摆么?


在这方面,周昂还是很低调的。


过了一会儿,大家围着这车子上的野猪妖啧啧惊叹、小声议论的工夫,杜仪忽然又笑道:“七品呀,这份功绩可不小,子修,我的公文该怎么写,你有腹稿了么?”


这就是问周昂准备给自己留多大功劳了。


按道理来说,妖怪是周昂自己猎杀的,他非得要自己揽下所有的功劳,也没人有资格质疑什么,但一来县祝衙门内风气如此,很多时候大家对这个功劳,都并不是太过在意,往往会按需分配、按急分配。


更何况周昂自从进了县祝衙门,始终都是推功、让功的那种人,而且现如今大家也实在是够熟,所以杜仪此刻才会有这么直接的一问。


而且反过来说,七品猪妖,这份功劳够大,也足够分了。


周昂也是从来不在这种事情上客气,闻言径直笑道:“伯驹首功,先把他送上去,拿到晋升的丹药再说。我的功劳尽可能少,带一笔即可,但银子我全要!”


方骏闻言回过身来,傻乎乎地呵呵笑,用力地拍拍周昂的肩膀。


杜仪笑着点点头,这是他能猜到的答案,于是道:“若是单为了丹药,首功给伯驹都有点浪费了,不过也罢,那就给他吧!待会儿我就写公文,报喜!”


在报喜这两个字上,他特意咬了重音。


周昂上午没来,没听出里面的意思,但大家闻言却都是一乐。


被人打脸了怎么办?


若是没有实力,那就无奈,你只能忍着!毕竟对方是上司,而且是顶头上司!


但既然有这个能力和资本,当然要打回去!


越快越好!


反正郡县两级衙门不睦,又不是一天两天了!


反正这是堂堂正正的功绩,照直了往脸上甩巴掌,也不怕算后账!


但偏偏这个时候,高靖却忽然开口了。


他道:“公文的事情……且缓一缓。”


他这么一说,众人都是一愣,杜仪是个心思通透的人,闻言当即就是一个迟疑——说句玩笑话,平常有需要挨训的活儿,一般都是他这个主事跑去郡祝衙门听着,但其实他心里明白,真正负责抗压力的,肯定还是高靖这位县祝。


他能出来去挨训,只是因为负责出面训人的那个,并不是郡祝沈明!


而事实上,郡县两级这些年来虽说不睦,但彼此其实都知道这里面的度,是个所谓斗而不破的意思——这个度,就是彼此都必须是为了公事,是一个此也可、彼也可的关系,说白了,充其量就是抢抢功劳罢了!


而他是知道的,郡祝沈明出身名门大派,年纪轻轻就执掌一方,性子向来都是高傲得禁,一旦真的打脸打得太凶了,把他给惹恼了,县祝衙门这边再硬气,也肯定扛不住他亲自传下来的怒火的。


而站到最前面承受这怒火的人,肯定是高靖这位县祝,而不是他杜仪。


所以,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明白了高靖的顾虑之所在,不免迟疑。


简单说就是,打脸不是不可以,但不能破了这个度,不能让上司脸上下不来!


然而这个时候,叫他吃惊的是,高靖从容地道:“大家的意思,我都明白,但不必那么着急!东西且封存起来,子羽,待会儿咱们商量好了怎么个报功法,你就想个办法把消息透漏给郡里,此事就在今天,务必让郡里在今天就听到这个小道消息!但公文,就先不要交!押后到……二十九!”


杜仪闻言愣了几愣,旋即一拍手,赞叹道:“妙!妙!妙哉呀!”


…………


郡祝衙门,后堂。


郡祝沈明正手捧书卷,一脸闲适地读书。


在他身旁,书案上还放着一杯香茗,热气直上,茶香袅袅。


忽然有声音在门外道:“仆求见郡祝!”


沈明抬头,听声音就知道是自己最信重的一位属下,郡祝衙门司社,柳维柳鼎新,当即便笑着道:“鼎新,来!”


经过仔细的排查摸线,昨日郡里一举收网,杀死一只九品鼠妖,按说这不是什么大功劳,不但九品,且只是一只老鼠而已,搁在平日,实在是不足夸耀。


但赶上眼下这个青黄不接的时候,好歹总算八月份开了张,还是让沈明心里紧绷着的一口气,就此松了下来。


是以,他此刻不但心情愉快,对待主持此事的柳维,也是语气亲近而和善。


片刻之后,柳维迈步入堂,施礼参见。


沈明笑呵呵地命他坐,又要唤人斟了茶来,却一眼瞥见自己极为信重的这位下属,此刻却是一副眉头紧皱的样子,不由诧异,问:“鼎新,何故皱眉?”


柳维刚坐下,就又站起身来,拱手,道:“郡祝,职下刚刚才得到的消息,据说就在刚才,翎州县祝衙门倾巢出动,斩杀了……”


听到这里,沈明心里已经是咯噔一下,脸色登时就沉了下来。


“什么?”


柳维沉吟了一下,无奈地道:“斩杀了一只七品猪妖!”


饶是高位如沈明,此刻闻言也是不由一愣,随后眼睛瞬间瞪大,放下书卷霍然起身,“七品?”


“是,据说是七品!好大一只野猪王!”


说到此处,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来,想看看自己上司的表情,却正好与郡祝沈明的目光对上——两个人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惊之色。


这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!


县祝衙门现有在籍的官方修行者共十人,加上一个其实郡里也已经基本掌握了情况的编外一人,周昂,一共也就十一个官方修行者。


其中实力最高的,是县祝高靖,为第七阶修行者,手里还执掌着一件“小器”级别的法宝。


除此之外,因为那个叫刘瑞的,在前不久新近晋升第八阶,现在翎州县祝衙门的第八阶修行者,是一共有三人,分别是:杜仪、何镌、刘瑞。


余下七人,都是第九阶。其中还有两人,是前不久刚刚成为修行者,即陈翻陆进。又有一人名卫慈,战斗力很低。


如此一算,即便是倾巢出动,整个县祝衙门的官方修行者里,真正有战斗力的,也只有一个第七阶,两个半第八阶,四个第九阶,外加三个不堪使用的。


如此战力,面对第八阶的妖怪时,还是足以支撑的,甚至机会抓得好、埋伏布置的巧妙,拿下来也不成问题——这本来就是官方修行者体系里,对县一级的衙门的力量布置所能支撑的。


但七品的妖怪……那是能随随便便就杀掉的么?


别的不说,一旦遇上一只七品的妖怪,整个县祝衙门,包括县祝高靖在内,简直一个能打的都没有!到时候别说击杀了,不被干掉两个就不错了!


要击杀七品的妖怪,大约至少也得是郡里这一级的官方修行者组织,以主官带队,出动至少一半以上的力量,也即至少超过十个真正能打的官方修行者,又从容地布下埋伏,携猝然发动的出其不意,才有可能在尽可能没有重大伤亡的情况下,完成一次成功的击杀!


这个等级的战斗,一个第七阶的主官带队,是根本扛不住的!


想到这些,震惊过后的沈明第一时间开口问:“事发何地?可有伤亡?”


柳维闻言道:“目前还不知道,这只是职下从线人处收到的一点小道消息。据说是……有人负了轻伤,但应该没有死人。”


高靖紧紧皱眉,喃喃道:“不可能啊!以他们县里的人手……”


刷的一下,他明白过来了——当即,他双目如电一般,看向柳维,道:“上午咱们的申斥公文发下去,随后他们就猎杀了一只猪妖?”


吃他这一瞪眼,柳维下意识地把脑袋垂得更低了。


“回郡祝,正是如此。”


高靖深吸一口气,缓缓地问:“公文……到了么?”


“直到刚才,未见公文递上!”


高靖嘴角一扯,露出一抹冷笑,声音缓慢而低沉。


“那就等!”


“诺!”


***


越拖越晚了,小刀争取明天能早更,求几张推荐票支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