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字色: 字号: 双击滚屏:
给力文学网 > 格兰自然科学院 > 第五百三十章 太阳之力(九)

第五百三十章 太阳之力(九)

作者:一行白鹭上青天 返回目录

弗拉基无法逃避。


失去邪恶圣杯,失去法则之源支撑,又身中降世之光诅咒,必须要依靠不断消耗生命力抵抗真身注视的压迫,那是源自于星幕之地风眼的排斥,他必须重获邪恶圣杯才能再复生机。


以格兰公国与星幕之地风壁的距离,若是此时尝试逃亡,只怕届时他已经很难达到三级生物实力了。


这样的实力,只身离开风眼,闯入化外之地,在那无时无刻不在肆虐的死亡风暴中,面对未知的恐怖生物们,只有是死路一条!


如此。


明知面前之人已经达到了他难以战胜的恐怖程度,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,飞蛾扑火了。


邪恶圣杯,便是它的一切!


只是他才刚刚下了赴死决心,先前一直被弗拉基追击的雷洛,却已然主动发起了反击,以无可阻挡之势,一往无前反扑过来。


咻!


四级引力场,质变为法则之力,已不再是简单的低等能量特性,影响范围足足能够扩张至数百米范围。


雷洛从空气中随手摄来的物质颗粒,经过四级引力磁场的强压塌缩后,化作了三颗和先前一样的黑色小球。


“来了。”


弗拉基聚精会神,甚至因为注意力过于集中,以至于末日斗篷下的双目逼出了密集的血丝,看起来狰狞可怖。


终于!


他发现了那个光与暗扭曲虚影中,突袭而至的那颗漆黑小球弹道轨迹,神经紧绷至极限,终于勉强在毫厘之间,堪堪避过对方一击。


“成功了!”


但仅仅只是短暂的喜悦罢了。


扭曲的光与暗中,此刻雷洛在向本体输送了恒星精华后,通过引力通道反馈所获得的加持,近乎于饱和状态,几乎已经与本体来到星幕之地上空无异,如此之力下,受引力法则塌缩的物质颗粒就仿佛玻璃珠一般,在雷洛手中随意戏耍着,又随手弹了出去。


咻!咻!


末日斗篷下,弗拉基感觉自己身体几乎被瞬间抽空。


“噗”,“噗”两声,即使被末日斗篷卸下了大部分势能,但那纯粹的冲击力却让他情不自禁一声闷哼,嘴角淤出的鲜血,那是内脏遭受严重创伤的外溢。


重伤之下,他感觉自己已经难以抵挡那一缕降世之光的压迫力了!


嗡。


遭受重创的弗拉基还未做出反击,便被雷洛周围扭曲光与暗的引力法则所笼罩,他一声闷哼,再次回过神时,已经被雷洛提在手中。


在雷洛四面八方源源不断塌缩过来的引力下,他甚至连动动手指都无比艰难!


在雷洛挥手间轻易便能突破千度攻击的神级力量下,此刻的弗拉基实在太弱了,仅剩下斗篷上的墨绿色符文,流光华溢,仍然保持着特性。


一抹惊异好奇之色。


雷洛近距离凝望着这面斗篷。


“除了邪恶圣杯,这个宝物也实在匪夷所思,看来你的强大并非源自于巫术,而是获得了某个未知失落文明的传承力量。”


亘古、浩瀚、延绵、制衡的气息。


它代表着宇宙构建的基础框架真理。


在引力法则禁锢下,此刻弗拉基连说话都变得无比困难,若是没有这面斗篷,此刻他的力量怕是比之一些超凡学者都略有不如,如此一来,被一位神级存在如此近距离禁锢,他所面对的绝望,根本无人得知。


但他终究是一位黑暗世界大巫王!


他的左眼,“噗”的一声,骤然炸成了血雾。


这是它毕生凝聚的血之精华力量,也是他保留的最后法则之力根末,化作了一只蝙蝠,向近在咫尺的雷路扑去。


滋!滋!滋!滋!


连续四道引力法则编织的1024夜之守护盾禁锢,却均被这只蝙蝠一一突破,自身也因此被粉碎了绝大部分威能后,终于在雷洛侧脸留下了一道血痕,紧接着便被引力法则彻底驱散。


“我终究在你身体血脉中种下了印记,咳咳咳……”


他干咳冷笑着,竟咳出了一些内脏碎片。


然而紧接着,随着雷洛面庞细微伤口处,流出了一缕炙白火焰,将受损的皮肤缓缓修复,弗拉基面庞的冷笑凝固了。


“你!”


“终究只是不上大道的末尾法则,这并不是我的真身所在,血液早已被我藏在真身的核心最深处,你……”


雷洛突然停顿话语。


他凝望着面前之人。


只见他苍白的面庞上,竟然仿佛碎片般,裂开了数以百计的光痕,一缕缕看似柔和、孕育生机却又无限冷酷的光辉,从其体内向外绽放。


雷洛怔了一下。


弗拉基闭上了双眼,掩饰住自己的绝望。


“原来你和他一样,都只是躲在幕后。”


滋滋滋滋滋!


雷洛紧握弗拉基脖颈的禁锢之手,赫然遭受到了剧烈灼伤,即使他强忍支撑,也终究在剧痛下,不得已放开了手掌。


手掌伤口心溢出大量炙白火焰。


雷洛却缓缓抬头,看向了无际的夜空,或者说,看向了这片星幕之地风眼!


风眼内所有的神殿,为人类生机所服务,支撑奠定这里风眼温室的诸多法则循环,纷纷释放出了一部分威压,仿佛在排斥这个异物,向这里挤压着,要将这个异物彻底碾碎。


“哼哼,哈哈哈哈,这就是降世之光的力量!”


短暂绝望后,绝境中的弗拉基,已经彻底陷入癫狂。


甚至就连它身上的末日斗篷,在这延绵不绝的磅礴压迫下,符文也变得凝滞取来,似乎在承受着莫大压迫力。


伴随着弗拉基不断的叫嚣,一丝丝暗淡光痕在斗篷上渐渐开始蔓延。


“光明……造物主!”


雷洛森森喃喃着。


外人无法理解此刻弗拉基所面对的压迫。


他看向了雷洛,歇斯底里道:“你还有最后的时间,尽情奚落我这个失败者吧!而我所有的一切,都将被光明造物主彻底净化,再无痕迹!”


似乎在应正他的话语,雷洛察觉到了什么。


他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了收藏许久的邪恶圣杯,此刻本就已经呈破裂缝碎状的邪恶圣杯,早已满是光痕,即使在空间戒指里,它也无法逃避被净化摧毁的命运。


见到邪恶圣杯竟然已经如此残破,弗拉基双眼顿时无比赤红,这是真正的绝望。


但他已经无法再说话了,狰狞的表情充分表达了他内心深处的仇恨愤怒。


“不!”


雷洛的面部表情竟同样变得狰狞起来!


双眸是外人所无法理解的愤怒,雷洛仰望天空,一字一句嘶嚎道:“即使是光明造物主,也无法抢走我的猎物!所谓的神,不过是一种更高级的生物而已!”


低沉咆哮嘶吼声中,雷洛森森道:“星体虹吸!!”


一面是光明造物主睥睨星幕之地后的锁定净化驱逐力量,但却只是意念侧目,另一面则是雷洛以最高程度星体虹吸锁定弗拉基,全力发动。


至于两者之间的这位落魄大巫王,则彻底被忽略了。


“啊!!!!”


凄惨的尖叫声。


在两股浩大之力的短暂僵持中,弗拉基感觉自己仿佛被拉成了一根面条,来自血脉记忆最深处的痛苦让他的意志彻底陷入空白,甚至是渴求死亡。


不知过了多久。


当他再次回复意志时,周围已经平静下来。


伴随着暴躁的炽热和“隆隆隆隆”的震动声,仿佛大地板块的喘息,他缓缓睁开了双压,看到了四面八方地缝熊熊燃烧火焰汇聚的巨脸。


一个陌生的环境!


“这里是?”


火焰巨脸不断喘息着,地壳裂缝中伸出一只熔岩之手,将虚弱至极的弗拉基抓了起来。


熔岩巨兽即使没有使用任何力量,自然外溢的高温,却已经让此刻状态的弗拉基自燃起来。


最后的意志中,弗拉基看到了黑暗宇宙星空,他似乎醒悟了。


“幕后的生物,这才是你的真身吗?”


片刻后。


熔岩之手中,弗拉基已经彻底燃烧殆尽,仅剩下了邪恶圣杯和那诡异斗篷,静静漂浮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