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字色: 字号: 双击滚屏:
给力文学网 > 天魂杀神 > 第13章 神鹰铁骑

第13章 神鹰铁骑

作者:晏小雨 返回目录

林泽揉着鼻子,带着白马,在长城外大漠边一直站到烈日当空,也没能决定是进一步海阔天空,还是退一步苟且偷生,终于把白马等的不耐烦了,歪头瞥了眼在烈日下独自惆怅的林泽,摇头哼唧了两声,似在嘲笑林泽是个懦夫,迈开四蹄,挺胸扬头,优雅的向沙漠中走去。


林泽呆愣了两秒,真恨不得拔出天杀剑剁了马头,你那是什么眼神,哼唧什么,做马也要有做马的本分,林泽一咬牙一跺脚,大步追了上去,飞身跃上白马,挺胸昂头,迎着烈日,义无反顾的向沙漠中奔去,很多大事便是这样决定的。


在长城脚下,已有些寒风刺骨,林泽原本是打算穿上新买的棉袍,戴上羊皮帽子的,可是一走进沙漠,林泽和白马就被热浪包裹,头上的烈日还好,热风也能忍受,沙子的炙烤却无法承受,连白马热的都奔跑了起来,不住的呼哧。


“你不是很能吗?你不是不怕沙漠吗?你不是很优雅吗?”林泽大汗淋漓的坐在马上,开始不住的数落起白马来,报复白马的眼神和哼唧。


白马也不理他,只管在沙漠中跑,而且专挑隆起的沙丘跑,林泽不得不另眼相看了,这样可以减少陷入流沙的概率,林泽还是知道的,看来这匹白马的确比他厉害,林泽决定原谅白马对他的蔑视。


这世上不仅人不禁夸,连马也一样,林泽刚刚想原谅它,夸它两句,白马后蹄一滑,便陷入了流沙之中,林泽下意思的抱住了白马的脖子,只见白马扬头“唏律律”一声长鸣,猛然展开双翅,卷起漫天黄沙,腾空而起。


大概白马是给吓着了,这一飞就没有停下来,直接飞出了沙漠,差点把林泽给飞睡着了,等到白马停下来的时候,林泽睁开了眼睛,试探着松开马脖子,白马已经把他带到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,看月亮的位置应该是后半夜了,林泽回头看了一眼,卧槽,白马不仅飞出了沙漠,竟然还直接飞跃了黄河。


林泽跳下马来,借着月光仔细打量了下身后的黄河,心中不禁纳闷,这宽度白马是怎么飞过来的,难道这匹马会水上漂?林泽记得之前飞的时候,白马隔一段时间便要落地借力,这么宽的河面是怎么借力的,这家伙一定隐藏了实力!


林泽刚刚暗自肯定完自己的猜测,立刻打了个寒颤,黄河边草原上寒风呼啸,仿佛进入了数九严冬,林泽赶紧打开包裹,穿上棉袍,戴上羊皮帽子,再次打量了一圈,在这过夜是要被冻死的,林泽赶紧上马向草原深处奔去,至少要找个避风的地方。


大概是一口气飞跃了沙漠,又飞跃了黄河,白马的好运也带给了林泽,一人一马没奔行多久,便看见了一座帐篷,帐篷旁用栏杆圈着马群,林泽也顾不得许多,直接奔向了帐篷,还没等靠近,帐篷内便点亮了蜡烛,一个披着棉袍的中年阔脸汉子走了出来。


这是即将放牧回归的一家人,是元族呼颜部落人,中年汉子叫呼格,带着妻子女儿来黄河边放牧,因寒冬临近,明日便要返回部落,呼格很热情的让林泽进帐篷休息,怕林泽的白马跑了,便要给套上缰绳拴好,林泽赶紧拦下,告诉呼格白马会照顾自己不用管。 一秒记住m.geilwx.com


帐篷内拉着帘子,呼格的妻子已为林泽热好了奶茶,还准备了煮好的牛肉,林泽一天没吃东西确实饿了,也没跟呼格夫妻客气,狼吞虎咽的吃喝了起来,呼格又递给林泽一个酒囊,让林泽去去寒,林泽试着喝了一小口,火辣的感觉差点把林泽直接给呛晕过去,逗的夫妻俩哈哈大笑,帘子那边也传来了少女的窃笑声。


呼格的妻子去帘子那边睡,把地方让给了林泽,吃饱喝足,又温暖舒适,简直像回到了家,林泽这一觉睡的格外香甜,连梦都没有做,被吵醒时天已大亮,十几个骑着马的阔脸大汉手持马刀,要征收呼格的马匹,而且还看上了林泽的白马,随后又看上了呼格长相周正的十五六岁女儿,呼格压抑着怒火,呼格的妻子苦苦哀求。


林泽把随手抓起的天杀剑交到左手,右手握住了剑柄,马是呼格一家人的命,白马现在是林泽唯一的伙伴,抢人家女儿更该杀,何况还未成年,林泽一步步向骑在马上正颐指气使的十几个大汉走去,心中虽然没底,但冲着呼格一家好心的收留他,也要拼命护住这一家三口,林泽杀意凝聚,浑身的血液在奔涌,已经不需要想多铎了。


林泽是真心的想同这十几个大汉厮杀一番,不仅是为了自己的白马,也为了报答呼格一家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可是偏偏就半路里杀出了个程咬金,一队上百人的骑兵飞奔而来,个个身穿皮甲,斜背长弓,手持长刀,直接把这十几个大汉围在了当中。


“你们吉剌部是要同我们呼颜部开战吗?竟敢明目张胆的抢夺马匹!”为首一人提刀指着十几个早已被吓得乱窜的大汉怒喝,剃着同林泽一样的寸发,长脸高鼻,双目如鹰,身材细长如弓弦绷直,左肩上落着一只金羽雄鹰。


“神鹰将军,我们就是跟呼格一家开开玩笑!”那十几个大汉中一人赶紧陪上笑脸,其他人也都纷纷附和。


“滚!再有下次取你等狗头!”神鹰将军又是一声怒喝,挥手让兵士散开通道。


“不敢、不敢!”之前搭话的那人在马上点头哈腰,赶紧催马跑出了包围,十几人向远处飞奔。


“呼格,收拾东西跟我们走。”神鹰将军冲长出口气的呼格喊了一声,便让手下帮忙,随后一双鹰眼看向了还紧紧握着天杀剑的林泽:“小子,有胆气!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神鹰铁骑?”


林泽望着神鹰将军没吭声,这一声小子叫的他有些恼火,明显是轻视他,而且当兵是大事,必须要慎重。


这位神鹰将军显然是看见了林泽要拔剑同那十几个大汉拼命,而那十几个大汉的注意力全在马匹和呼格女儿身上,根本没把林泽当回事。


想当一回扶危救困的大侠没当成,林泽背好天杀剑,走过去帮助呼格一家收拾完东西,骑上白马在呼格的邀请下也跟着返回呼颜部,初来乍到人地生疏,林泽也只能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