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字色: 字号: 双击滚屏:
给力文学网 > 重生之凤凰绝世 > 第四十二章

第四十二章

作者:桂花板栗 返回目录

江家一夜之间被夷为平地,江老爷沦为乞丐,每日乞讨为生,其他人则尸骨无存。


有传言说是江老爷绑了隐尊者的徒弟,得罪了尊者,因此才惹来杀身之祸,但是具体发生了什么却无人知晓。


而此时的裴玉已经带着江北江雪离开了玄月国,去往自己在东大陆的最后一站,临辰国。


临辰国与玄月国、荷柒国最大的不同,便是临辰国是真正的强者为尊,临辰国每年三月会举行家族之战,胜出的那个家族便是临辰国的实际掌权人,其余家族从五星到一星,有着不同的权利资源。


家族之战有一个默认规则,那就是各家主都可以花大价钱聘请高手参与比赛,这一规则拼的是财力,前面说过,星级越高的家族拥有的权势越大,所以只能是强的更强,弱的更弱,因此,这个规则才能一直保留,星级高的,希望有高手来稳固自己的地位,星级低的,则希望有个救世主降临,拯救自己的家族。


裴玉之所以选择临辰国做自己的最后一站,是因为之前她调查云青璃的来历,沿着线索寻到了临辰国。


但是真正看到那个破败的小院子的时候,裴玉还是不可抑制的愣了一下。


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伯看见他们,颤颤巍巍地迎了出来,“几位……有什么事?”


裴玉抿了抿嘴唇,“您……认识……一个叫做云青璃的人吗?”


老伯听到“云青璃”这三个字,显得十分激动,“阿璃?您、您认识阿璃?她现在、现在在哪儿呢?”


裴玉张了张嘴,不知道要怎么开口,老伯看她一直沉默,也才出了个七七八八,叹了口气,“阿璃……哎……那您是?”


裴玉摘下自己的帽兜,露出一张精致中带着点儿英气的脸,“我是云青璃的女儿,裴玉。”


“女儿?女儿……”老伯一把拉过裴玉,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,眼睛有些发红,“是……是阿璃的女儿……太像了……太像了……”


“哦,对,别在外面站着,快,快进来,”说着他又朝里面大喊,“青衣!青衣!快出来,你姐姐的女儿来了!”


裴玉跟着老伯往里走,江北赶紧拉着妹妹跟上。


一个身穿灰袍的男人迎了出来,在看到裴玉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。


老伯赶紧给裴玉介绍,“这是云青衣,是你的舅舅,青衣,这是裴玉,你姐姐的女儿。”


“那……姐姐呢?她……为什么不回来?还是说……”云青衣没有再说下去,想必是心中已有猜测,“先进来吧。”


将几人让进屋里,老伯就去准备饭菜,说是今天晚上要好好庆祝一下。


屋里还有两个七八岁的孩子,一男一女,长得与云青衣有四五分相似,应该是他的孩子,两个孩子看到裴玉有些胆怯,使劲的往云青衣身后躲,裴玉也不在意,“云家,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?”


云青衣安抚了一下两个孩子,让他们去外面玩,江北也识趣的带着妹妹出去了。


等到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之后,云青衣才将过往和盘托出。


云家的创始人是云辰的父亲云墨,至于云辰的母亲是谁,就连家谱上也没有记录,云辰其实可以说是临辰国的开国皇帝,临辰国的辰字就取自云辰的辰,而那个临字,则来源于云辰的妻子,苏梦临。


临辰国的家族制度就是云辰建立的,一开始的目的是为了巩固家族内部的联系,但是慢慢的,也变了味儿。


云家在云辰去世后的几百年里一直在走下坡路,但是真正使得云家变成现在这样的是二十年前的那一次家族之战,云青衣的大哥云青河在赛场上遭人暗算,丢了命,当时的云家家主是他的父亲,痛失爱子,悲痛之下也重病不起,云青璃为了治好父亲,到处寻找神医,但是毫无结果,最后,她在云家的密室里发现了一本云辰留下的手记,上面记载了一个秘境,也就是裴玉的到琉璃珠的那个地方。


于是,孝顺的云青璃一个人踏上了去往大衍的路,这一走就是十几年。


这十几年间,云家可谓是多灾多难,最强的云青河死了,最有天赋的云青璃也离开了,那些平日里被云家压着的小家族就开始蠢蠢欲动,云青衣那时也不过七八岁,什么忙都帮不上,家里家外都是平伯,也就是方才那个老伯,都是他一人支撑,结果可想而知。


其间,云青河的妻子捺不住寂寞,与人通奸,被平伯发现,他本想着家主身体不好,哪成想那个女人竟直接跑去找家主,说自己要离开云家,家主急火攻心,一病不起,没几个月就去了,云家就只剩下平伯,和一个年幼的云青衣在苦苦支撑,但即使是这样,还是没能撑下去。


云家之前招来的高手被其他家族招走,云家的旁系也生了异心,脱离了本家,如此种种,那年的家族之战,云家彻底被踩进了泥里,再也无法翻身。


“沫儿和襄儿的母亲和我是青梅竹马,云家没落之后她也没有嫌弃我,是我不争气,她嫁给我没两年就积劳成疾……是我对不起她……”


裴玉没有说话,就这么静静地坐在一旁,没过一会儿,外面传来了孩子们嬉笑打闹的声音,云青衣抬头看去,江北的头发已经被扯散了,江雪、云襄还有云沫儿正拿着各种不知名的小花往他头上插,看到裴玉看过来,赶紧向她求救,“师父!”


云青衣邹起眉头,“襄儿,沫儿,不得无礼……”


“没事没事,”裴玉摆摆手,“江北也需要历练嘛~”


有了这一段,悲痛的气氛稍稍缓和,云青衣这时就注意到了之前一直忽视的东西,比如说裴玉肩膀上站着的奚墨,再比如说她身后的血晶枪,“你是……之前我曾听说过,有关于隐尊者的传言……”


裴玉点点头,也没打算隐瞒,“是我。”


“那你如今的等级?年方几何?”


也不怪他有此一问,云青璃离家尚不满二十年,刨去路上所花时间和怀胎十月,满打满算,面前的人应该也不过十几岁,而那些传言……


“玄尊者巅峰,至于年龄……再过两个月就满十六了。”


而后裴玉毫不意外的看到了云青衣惊讶的表情,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舅舅不必如此惊讶,只是机缘巧合的了一些奇遇罢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