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字色: 字号: 双击滚屏:
给力文学网 > 重生之凤凰绝世 > 第四十一章

第四十一章

作者:桂花板栗 返回目录

“小雪她小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,高烧三天,因为救治不及,落下了病,她永远只有五岁孩子的心智,而且再也不能说话了。”


江北怜爱地摸了摸江雪的头,“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,我真的不知道她要怎么办……”


“所以你希望我治好她,让她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?”


“是的。”


裴玉眼睛一转,笑了笑,“我救不了她,或者说暂时救不了她。”


听到前半句江北脸色瞬间变得煞白,听完后半句又突然燃起了希望,“尊者的意思是?”


“八品菩提丹,如果顺利的话需要七天,但是……”说到这里裴玉顿了一下。


江北再次紧张起来,“但是、但是什么?”


“但是,”裴玉的神色变得认真起来,“八品丹药丹成时会引来丹雷,到时候必定会引来一些高手,我必须专心炼丹不能分心去对付他们,你觉得你能对付得了那些人?即使你顾得了自己也必然顾不上你妹妹。”


七品以上的丹药会引来丹雷,但是空间里没有丹雷,所以裴玉平时炼药时并没有这个顾忌。


至于为什么骗江北,大概是一种恶趣味? 一秒记住m.geilwx.com


江北看了看江雪,内心无比挣扎,他不希望妹妹一辈子这样痴痴傻傻的,但是如果真像尊者说的那样,到时候人都没了,还谈什么一辈子?


“我们……算了,辛苦尊者跑这一趟,我们不治了,只要我还在一天,就会一直护着她,以后的事情,以后再说吧。”


裴玉突然笑了起来,“我刚刚离开了荷柒国,失去了一个颇有资质的徒弟,要不这样,我看你资质也不错,做我徒弟吧,日后有的是机会救你妹妹,如何?”


倒不是裴玉突发善心,只不过一个人的旅途实在是过于无聊,想找个人同行罢了。


江北大喜过望,赶紧跪下磕头,“多谢尊者!”


“是师父。”


“对……多谢师父,徒儿定不负厚望!”


裴玉本想怎么着也得跟江家家主说一声,但是江北却拒绝了。


“他从来不管我们兄妹两个,如今师父你要是突然去和他说你收我为徒,只会让他觉得这件事有利可图,或是利用你的名义为自己谋利。”


所以裴玉就放弃了这个想法,直接带着江北江雪回了客栈。


安顿好他们两个,就钻进空间里炼药去了。


八品菩提丹,裴玉现在无比庆幸自己当时是把整棵树都移植过来了,而不是只摘了几颗菩提子,她炼废了三炉才炼出了一颗品相还算看得过去的。


裴玉又在玄月国逗留了几天,没什么好玩的了,本打算离开,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出了事。


江雪今年已经十三了,正是谈婚论嫁的年龄,只是她心智不全,所以没人来提亲,但是虽然是个傻子,江雪的长相却也是数一数二的,所以并非没人想娶,只是那些人的条件江家看不上。


这一次江夫人给说了一门,男方是她的外甥,张贤,别看这人名字里有个“贤”,实际上为人吃喝嫖赌样样精通,琴棋书画门门不行,江老爷却不知道,所以就答应了,结果派人去找江北江雪,却发现不见了这么大的事居然没有任何人知道,江老爷大发雷霆,惩治了一批下人,然后派人去找两兄妹的下落。


正好当时裴玉上街买药材,江雪闹着要出去,江北怕她出事,只能陪着她一起,这下可好让人一锅端了,被带回了江家。


裴玉回来的时候没看见人,回头就听店小二说江家那个傻子小姐要出嫁了,还说那个张贤怎么怎么不好,裴玉问了江家的位置,直接上门要人。


“你是什么人!这里可是……”


门口的下人想要拦下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抹了脖子,死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死的。


裴玉召出玄珈,巨大的玄龙盘旋在江家上空,远远看去便生出一股寒意。


江老爷知道来了个惹不起的大人物,赶紧迎了出来,“您……这是……”


裴玉自顾自搬来一把椅子,坐了下来,“江老爷绑了我的徒弟,我自然是要亲自上门要人的。”


“这……”江老爷看了一眼身边的下人,“您徒弟是……”


“江北……还有江雪,”裴玉想了想,还是把江雪的名字加了上去,“听说他们是江老爷的儿女吧?怎么这么狠心呢?还是觉得我教不了他们?”


“不不不,不敢不敢……”江老爷冷汗都下来了,那两个没用的废物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厉害的高手做师父,“您请稍等,我、我这就将他们叫出来……”


裴玉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去吧记得快一点,我向来没什么耐心,一刻钟,要是见不到人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
“是是……快还不快去把他们叫出来!”


几个下人赶紧往后院跑,没过一会儿就把两人送来了,裴玉看到他们的时候就皱起了眉头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
江雪还好一点,只是脸色发白,看上去有些害怕,江北脸上都是伤口,从眉心到脸颊一道伤疤,皮肉已经翻出来了,显得十分可怖。


众人一起沉默,许久裴玉开口,“谁干的?”


江老爷有些心虚,“这……是这样的,小雪即将订婚,下人们去找却发现人不见了,这不,只能到处找,小北这孩子估计对我们有什么误会,所以就和去找人的下人打起来了……”


“你觉得我信吗?”裴玉都懒得和他做样子了,“江北,你来决定,我向来护短,你如果愿意原谅他们,我也不拦着。”


江老爷腿一软直接跪了下来,看向江北,“小北……小北……我是你的亲生父亲啊!我是你的亲生父亲!你快、快帮我求求情……”


江北看着跪在地上满脸惊恐的父亲,又看了看身后还在发抖的妹妹,只觉得自己脸上的伤口钻心的疼,“毕竟血浓于水,师父,我只求你留他一条命。”


裴玉笑了起来,“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