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景: 字色: 字号: 双击滚屏:
给力文学网 > 天道编辑器 > 第二十六章 将畜牧业进行到底

第二十六章 将畜牧业进行到底

作者:蚕茧里的牛 返回目录

张鸣远今天真的太倒霉了,大概是他人生中最倒霉的一天。


简直是身败名裂!


他以后都不知道怎么去学校了,不管是老师也好,学生也好,都在背地里嘲笑他。


他猜到,这件事多半已经被宁家老三宁康知道了。


张鸣远靠着自己是宁康小舅子的关系,才在安宁中学混了个闲职,这件事本来不是什么事,张鸣远只要安安稳稳的,哪怕屁事不干,都没有任何问题。


可是他尽干屁事的话,一旦传到宁家老爷子的耳朵里,那可糟了。


宁家老爷子虽然没念过多少书,甚至放在上层人物来看,宁家老爷子只是一个华阳市的暴发户,但虽然如此,宁老爷子却特别注重子女教育,想要培养家族的气质和底蕴。


在宁老爷子眼里,老师,就该为人师表,道德上不能有瑕疵,张鸣远干的这些事儿要是传到宁老爷子耳朵里,宁康都要挨训——看看你都往学校里安排得什么人!


张鸣远越想越是心烦。


再过个一年半载,宁老爷子可能就会完全退下董事长的位子,甚至如果这次地球穿越到平行世界没有带来灾难性影响的话,宁家公司还可能按照原计划上市,那就是大碗分肉的时候了。


这个节骨眼上他给宁康添乱,宁康哪能饶得了他。


这一切,都拜宁直所赐。


更恶心的是,他还要赔林哲东四五万的修车钱。


他能跟宁直对着干,是因为宁康在这儿,他要是跟林家对着干了,宁康怎么可能理他?


这钱,他只能认了。


可他拿出这四五万,简直是伤筋动骨!


张鸣远平时就不干正事儿,吃吃喝喝他那点工资完全不够,他还要靠着父辈留下来的房子,收一笔房租,一个月加起来有一万六。


要是这份学校的工作丢了,他可就捉襟见肘了。


张鸣远可愁死了,他身上没有半点一技之长,虽然姐夫有钱,但他其实已经欠他姐四十几万,说是借,其实就等于要走了,还是不可能还了,下辈子也不会还,但让他姐再借,也借不出来了。


说一千道一万,还是没钱闹的!


如果他要是有钱,还用看宁康的脸色?


可钱这个字,对富人来说伸手可得,对没钱的人来说却像是天边的海市蜃楼,你看到它在哪儿,但就是摸不到。


叹了一口气,张鸣远打开一罐啤酒,他已经喝了很多了,桌上五个空瓶,十个乱七八糟的易拉罐。


他本来想去酒吧发泄的,顺带捡个尸,泡个妞啥的,可他还没解决划了宝马车的事儿呢,实在没钱,只能呆在家里。


其实这也不能算他家,他这房子是他姐名下的。


张鸣远自己的房子在郊区,户型不大,他根本存不下钱来,首付四十万,就是张鸣远他姐垫的,到现在三年了,一分钱没还上不说,还多借了七八万。


拿起桌上的半罐啤酒,张鸣远一饮而尽,直接捏扁易拉罐,丢在了地上。


“去TM的,给老子一个公司,老子也能把它发展成上市财团。”


“宁康这个龟儿子,让他给老子在公司里安排个肥差,他却给老子打发到学校来,跟一群熊孩子玩。”


“而且这帮熊孩子一个比一个阴,居然到头来把老子玩了!”


张鸣远已经喝到了六七分醉意,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,准备出去做个全身按摩和“前列腺护理”,酒吧去不起,那去找按摩房里的大妈聊聊天也将就了。


可就在张鸣远站起来的时候,他脑海中猛地一个机灵,仿佛有什么念头钻进来了,接着,他就听到了一个声音——


“你还真是颓废啊,三十岁了,堕落至此。”


“谁!?你是谁!?”张鸣远感觉像是有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来,他一下子醒酒了。


这屋可就他一个人,怎么会突然出来一个声音,而且对方对他很了解的样子,不会是什么杀手吧?


不对啊,他一个小人物,谁会闲的没事杀他,要说最近得罪谁了,也就划了一辆车而已,宁直和林哲东那两个小屁孩,怎么可能有这本事。


张鸣远心虚的抓起一个啤酒瓶来,退到墙角,做出戒备的姿势来。


“不用看了,我在你脑海里面。”


“什么!?”张鸣远只觉得毛骨悚然,在自己脑子里?


仔细听,这声音真的像是直接在脑海中响起了,这是……鬼……鬼吗?


想到这里,张鸣远脸都白了。


“你……你……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
他确定这不是自己喝多了,是真的有东西在自己脑子里。


“你可以叫我系统!”


“系统??系统是……是什么?”张鸣远依旧声音哆嗦着。


“……”


宁直无语了,这老梆子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啊,这都什么时代了,你特么的没看过网络小说吗?


否则的话,早就感激涕零,跪地膜拜了啊。


这该怎么跟他解释。


宁直本以为张鸣远当教导主任,平时也没收了学生不少网络小说,在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化的时代,租书屋的生意可遍地都是,五毛钱租一本书,好多学生去租书店包月租各种小说看。


这张鸣远平时就闲得蛋疼,没收了那么多小说自己居然不看?


这说不过去啊!


Emmmmmm……


不对!


宁直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,他好像见过张鸣远在办公室看网络小说。


仔细想想,租书屋的网络小说都是几年前的了,那时网络小说兴起不久,被盗版书商印刷成劣质书籍,且错字连篇。


那个时候的网络小说,还没有系统流,张鸣远不知道系统,也正常。


想到这里,宁直有了主意,他声音一改,变得沧桑无比:“老夫在这宇宙中已经沉睡了太久太久了,三十亿混沌年了,老夫终于醒来了……”


张鸣远:“???”


这什么情况,怎么画风突变?


而且……三十亿混沌年?


这种时间计量单位……怎么看都不像比地球年短的样子。


人类文明历史才多少年。


难道说……


这个说话的人,是地球所穿越到新宇宙的原住民!?


是啊,这个新宇宙都有蒲公英那么巨大而离奇的生命,就算产生了类似于人类的智慧生物,也不足为奇!


而且一株蒲公英都那么强大了,这个新宇宙的智慧生命,又该有多强大?


那样的话……


张鸣远忽然呼吸急促了几分,他联想到自己这几年看的网络小说,主角有的时候捡个什么古董,里面会蹦出个老爷爷。


后来大概是觉得这还不够,甚至有的小说老爷爷排着队的往外蹦,一件古董蹦出七八个来也不是奇怪的事情。


张鸣远看网络小说方面天赋异禀,他天生毒抗体质,无所禁忌,百毒不侵,以至于网络小说最早兴起的龙傲天流派和随身老爷爷流派,他看了好几年也没看够。


他平时也不怎么上网,一直看的就是他没收来的盗版书,想看比较新的系统流派都没门路。


就在这时,张鸣远面前出现了一个身穿黑色长袍,白色长发,皮肤苍老,容貌阴鸷,目光如鹰隼的老者。


他身形虚幻,似乎只是灵魂体。


这自然是宁直用编辑器编辑出来的,反正编辑器允许自己以任何形式与程序执行者交流,这可是一个天道币买来的。


这宁直牌“老爷爷”一出现,顿时全身黑气森森,如渊似狱!


一股恐怖的威压,从他身上散发出来,张鸣远只感觉那一刹那,自己被这股威压笼罩,好像忍不住要跪在地上一般。


这气息……太可怕了!